今天早上还在睡意朦胧中,我妈就给我打来了电话,今天是周一,按照以往惯例我都是每周六给我妈打一个电话,这已经是躲着整整两天了。说是躲什么,说知道也不太知道。知道当然是她心里最大的愿望是什么,可目前来讲还不太容易满足她,有点愧疚。虽然每次通电话,她不讲这么些事情,可我还是能强烈感受到。也许不是我感受到的,只是我心中也是这么想的罢。所以每次跟我妈打电话,都总是有些 愧疚感,有些怯意。甚至有时候是有点还怕接她的电话。最直观的感受,就是以前基本都是周五,然后每周六清早或周六傍晚。说不太知道的原因,我也不太想得通,我自己的事情,总要爸妈操心什么。我一直标榜自己是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人,只关注自己内心本心的感受。我的口头禅就是【follow your heart 】,我自以为坦荡地说自己的事,不用爸妈管了,跟他们也毫无关系。

我大概也知道,真正有多少人能做到遵循内心的声音呢。要是真有这样的人,那他肯定也不会有矛盾,有纠结的地方,怎么可能?我每次这样说,其实都是在劝自己,或者在催眠自己。这样才是正确的价值观,就这么做。

想到妈妈,心情又莫名的低沉下去了。


22:30

出去瞎溜达了一天,本想散散心。电影散场,走出商场大门,整个人就被厚重的夜色包围了。昏黄的路灯透过梧桐树叶散落在无人的马路上。凉风吹来,不禁打了冷颤,心中对母亲的愧疚又莫名地涌上心头。今天是中秋节,她一个人在家,说很无聊,也许我应该现在打个电话,给她问个好。也许已经睡了吧,还是不要打扰她休息了吧,我给自己找了一个这样的借口。

又感觉这样的借口,不能让自己安心,我又想到了龙应台写的【目送】里的一句话。

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

想来可笑,这本来是一个母亲用来开解、安慰自己的话。却被我拿来开解了自己。哈哈。

凉风袭来,树影绰绰,把手机往裤兜里腋了腋,回家睡觉了吧。